温月亮

你的出现爆破了悲哀

爱情的模样(二)

#现实向

#请不要diss文中的任何角色,如有不适,及时关掉页面。



“你干什么呢你?!”王源把嘴巴张成O型,瞪着眼质问王俊凯。

 

王俊凯也意识到这举动有些过了,如果搂搂抱抱还可以稍微化解忽略,那直接上嘴亲确实就不太好收场。他顶着一张大红脸,结结巴巴,再也神气不起来。于是他试图转移话题,“那个...你胃有没有不舒服,我让小马哥从食堂给你带了杯热豆浆,就在休息室,我...”

 

“我问你在干什么?”王源没有买他的账,继续质问他。

 

“我...没干什么啊。”

 

“那你亲我眼睛做啥子唉?”

 

“我那也不是亲吧...就是、就是......”

 

“……”王源表情严厉地看着他,等着听他接下来的话。他突然感觉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王源像教导主任,搞得他特别想逃。

 

他尝试找回自己平日的尊严,可一对视王源的眼睛,他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王俊凯你下不为例,这样做是不对的你知道吗?下次再敢这样我就......”

 

“你你你、你就怎么样?!我亲你一下不行吗?你要把我怎么样?你说,我听着呢!”王俊凯壮起胆冲王源嚷嚷,强行表演理直气壮。

 

王源被他嚷得断了思路,眨巴眨巴眼睛,刚要张嘴,又被王俊凯抢了话。

 

“我亲你一下你就反应这么大,你是不是思想很危险啊?你脑子里想谈恋爱的事了吧王源?今天给我交待清楚。”

 

王源被他说得一愣一愣,随后又有点无语。

 

王俊凯继续酸唧唧地嚷他,“你今天中午跟那个谁都聊什么了,我看她都笑成一朵花了,你是不是撩人家了?”

 

“你有病吧,我撩她干什么,我又不喜欢她。”

 

“那你喜欢谁?”

 

“我喜......我谁都不喜欢!王俊凯你神经病吧,一天到晚除了气我就知道发神经,受不了你。”王源扭头要走,被王俊凯拉住手腕。

“你凶什么呀,你不喜欢她就不喜欢呗,她长得本来就跟你不配。”

 

“神经病......”王源使劲儿掐王俊凯的胳膊,看到王俊凯疼的龇牙咧嘴才满足。

 

“那你也掐我了,就别生气了昂~”王俊凯见王源气有些消了,又肥着胆子想抱王源。

 

“你放开我,别老动手动脚的,你缺爱啊!”

 

“嗯,缺爱,你要多爱爱我。”

 

“俊凯,”王源推开王俊凯,低下头,脸上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我跟你说认真的,下次别再这样了。我们都长大了,不应该还像小时候一样。”说完这句话王源就脱下王俊凯披在他身上的棉服,塞进王俊凯怀里,转身走了。

 

之后的几天里,王俊凯的工作状态非常差,好几次险些让导演发火,导演又不忍心跟一个小孩子发火,只好找他们经纪人玲姐谈话。

 

玲姐对王俊凯的状态一清二楚,他这几天拍戏接二连三地走神,尤其是跟王源对手戏的时候,眼神总是不对,总像带着一丝埋怨。玲姐猜测他们俩应该是吵架了,可是王源却没有像王俊凯一样,他工作态度乐观积极,甚至还有一点小进步。

 

玲姐好声好气跟导演解释,说孩子可能太累了,状态不好,回去会跟他好好谈。

 

导演叹了口气,说这样吧,我们先停拍吧,明天来场剧本围读,一会我会把围读会的核心问题发给你,回去让他们好好准备,明天好好发言。一方面趁这个机会调整心态,就当放松一天,另一方面也能加深一下对剧本、对角色的理解,我看小凯这几天对角色的表达挺迷茫的。

 

这天收工得不算很晚,玲姐带着工作人员和三个小孩出去吃火锅,也许是连续吃了太久剧组的盒饭,也许是知道明天不用拍戏,三个人的状态久违地放松,王俊凯紧绷了几天的表情也松弛下来,但还是不怎么说话,时不时会露出虎牙尖尖听其他两位说笑。

 

玲姐看气氛不错,就告知他们三个一会回去要开个小会,把明天要讨论的问题熟悉一下,准备好明天的发言内容。又趁机说了几句王俊凯和王源,让他们不要总是闹小孩子脾气。王源乖巧地应下了,王俊凯低着脑袋专注自己盘子里的毛肚和鸭肠,不理会玲姐的话。

 

他们拍的这部剧是讲三个孤僻的少年收获彼此的友情后共同追寻梦想的故事。

 

王源扮演的白雨是一个性情温和的学霸,看似合群,实际一个朋友都没有,做事从来独来独往,关注的事情只有学习,过着千篇一律的无聊生活。

 

千玺扮演的陈英航是一个转学生富二代,因为受不了之前同学对他的虚伪友谊,所以转学到了王俊凯和王源的学校,他讨厌别人因为他家里有钱而靠近他,所以宁愿不交朋友。

 

王俊凯扮演的许锐一个性情偏执的单亲少年,家境贫困,母亲收入低微,经常要靠舅舅家的补贴维持生计,他受不了舅舅对他们母子高姿态的指手画脚,却必须为生活费而低头,活在痛苦和矛盾中。

 

三位少年成为朋友之后,因为对音乐的共同爱好组成了一支乐队,许锐担任主唱和吉他手,白雨担任副主唱和键盘手,陈英航担任鼓手,三个人的创作力都很强,在一些大众的音乐分享平台上逐渐小有人气。某天他们收到了一个音乐创作选秀节目组的邀请,让他们乐队派一个人来参加比赛,比赛的冠军有10万元奖金。

 

最近几天,他们刚好拍到三个人因为选人参加比赛而起争执的戏。考虑到许锐的家庭条件,白雨和陈英航想让他去代表乐队参加比赛,而许锐很抗拒三个人不能以乐队的形式一起出现,同时他又觉得其他两人因为他家的情况才让他去,很伤自尊,而且他没有自信能拿到冠军。最终在二人真诚地袒露心声、鼓励和劝说下,许锐终于同意去参加比赛,虽然没有得到冠军,但三人的友情因此再次升温。

 

讨论的时候,公司给他们安排的表演老师先是让他们各自阐述对自己饰演人物的理解,然后再互评,指出彼此在这几天拍戏中出现的问题和对人物理解的不足。

 

一轮发言过后,王源自告奋勇要先评论王俊凯。

 

“王俊凯,我觉得这几天拍戏,你没有把许锐那种对友情小心翼翼的珍惜表现出来,”王源慢悠悠地喝一口茶水,继续说,“就是,许锐这个人是很敏感,很缺爱的,所以白雨和陈英航对他好,他是很感激很珍惜的,但是他又要维护他的面子和安全感,又不能表现得很热情,甚至有时候要和他们两个唱反调,这种复杂的感觉你演得不够。”

 

王俊凯心里一惊,王源的分析刚好补充了他这几天对剧本解读的盲点,他分析过很多次许锐这个人物,这个男生很敏感很细腻,是个容易感伤的人,但每次正式拍戏的时候他都把他演得过于鲁莽。

 

王源这番分析得很厉害,但他心里还和他闹着别扭。“你也有很多问题,你把白雨演得那么冷漠你是怎么想的?”

 

“怎么冷漠了?”

 

“我不想说了,让千玺说吧。”

 

“小凯,我觉得源儿说得有道理,明天围读会到你发言的时候你可以参考下他分析的话。”

 

王源似乎并不满意千玺来打圆场,不依不饶地问,“我怎么把白雨演得冷漠了?”

 

“白雨家庭幸福美满,在班级里人缘好,又是学霸,要花很多时间学习,他好像根本不需要那两个朋友,也许他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件有趣的事做,才和他们俩组了乐队。”

 

王源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着王俊凯的眼睛说道,“你不是白雨,你不能贸然揣测他的想法,在遇见许锐和陈英航之前,白雨从来没有任何朋友。白雨后来为许锐修改了高考志愿,你忘了吗?”

 

王源伶牙俐齿,分析起人物来也头头是道,王俊凯笨嘴拙舌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忘了玲姐让他们三个开小会是让他们互相讨论和学习,而不是辩论。

 

小会结束后,三人各自回了房间,王俊凯心里更闷了,躺在床上左翻右翻,终究躺不住了,他坐起身来,用手顺了顺自己的胸口,感觉那里有一团火在胡乱地烧。

 

终于他走出房间,去敲王源的门。

 

王源给他开门时,手里还拿着剧本,上面涂涂改改全是王源自己标注的字迹。

 

“我们要不要谈一谈?”王俊凯走进门,坐在王源的床尾,蔫头耸脑,活像一只被主人冷落太久的狼狗,失去了狗生的意义。

 

“谈什么?”王源看到王俊凯这个样子心里很难受。他到自己抽屉里拿了一根巧克力棒,拆了包装,喂到王俊凯嘴边,他露出好看的笑容,希望可以感染王俊凯。

 

王俊凯抬头看看巧克力棒,又抬头看看王源,低声说,“源儿,要不我们两个就这样吧。”

 

王源很诧异,又很气愤。什么叫我们两个就这样吧?我们两个之前是怎么样了呢?王俊凯你能不能说清楚?

 

可王源压下愤怒,平静地说了一声,“好。”

 

-tbc-

 

 

评论(1)
热度(15)
© 温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