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月亮

你的出现爆破了悲哀

正经人是这样谈恋爱的(上)

人设:市委书记x新闻记者

三十多岁成年人的恋爱故事。


王源最烦的就是去采访老干部,然而这活儿回回总是落在他头上,他倒是想跟主编抗争到底,然而社里那几个刚毕业的小年轻,哪能扛起采访市委书记的重任。

 

主编那边看王源一直阴着脸,心里也是着急,于是咬咬牙承诺道:“写完这个采访稿,我把之前欠你的调休一并补回来。”王源一听,眼珠子骨碌转转,当场就应下了,管他真的假的,那可是半个多月的假啊。

 

主编见他答应了,松了一口长气,接着道:“跟你讲,这次要你采访的可不是什么老干部,人家新上任的市委书记才三十出头,跟你同龄。”

 

三十出头就当上市委书记了??厉害了!王源倒不是觉得人家当上市委书记有多厉害,而是惊讶一个三十出头的人就愿意混官场,整天跟一些秃顶和大肚腩打交道,生活该有多无趣,王源只是想想就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采访当天,王源在心里是恨得咬牙切齿,这次主编要是敢跟他在休假的事情上讨价还价,他就敢直接撂挑子辞职。太他妈无聊了好吗?说是采访,不过是在下面举着相机和录音笔听上面的领导们开会,晚上回家再熬夜赶稿子罢了。

 

王源在下面听得昏昏欲睡,相机都拿不稳了,突然听到一阵掌声,抬头一看,一个长得像秘书一样的小哥开始发言了。王源没忍住在下面吐槽一句:“卧槽这人谁啊?”旁边的记者使劲儿拿胳膊肘拐了他一下:“傻啊!这是市委书记啊!”

 

王源再次抬起头,仔细打量上面正在讲话的人。这是市委书记?说是哪个大学的学生会会长还能有人信,不过再细听一下那人说话的语气,王源又信了,那范儿正的,跟新闻联播上的领导人发言一毛一样。王源斜一眼旁边的记者,问道:“哥们儿,一会儿咱能提问吗?”

“刚才我问了,不能。”

“那能单独采访吗?”

“你说呢?”

“好了,我知道了。”敢情他就是来录音的,手上好几个重要的社会新闻还没写完,就被派到这儿听政治课来了,回头必须跟主编翻脸。

 

会议结束,王源去洗手间解放膀胱,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哥们尿得比他还急,王源扭头一看,是市委书记。市委书记感受到目光也转过来看了看他,然后,就尿到了外面。

 

王源强装镇定地抖了抖鸟,塞回裤裆,向王俊凯伸出右手:“书记你好,我是城市新报的记者王源。”王俊凯那边两只手还在忙活着,一脸掩饰不了的尴尬,没伸手,僵硬地说了句:“你好。”

 

“书记,我可以采访您吗?”

王俊凯终于提上了裤子,也整理好了表情:“在这儿?”

“我就简单问几个问题就好。”

王俊凯脸上肌肉痉挛了几下,然后点头同意了。

 

一次厕所里的邂逅与采访,成功帮王源要来了两个星期的长假,他赖在家哪儿都不想去,每天只有下楼遛狗是正经事。王源家的小区是C市的天价豪宅,市区里的房子属它最贵,他爸本来是想给他栋别墅住,但住别墅上班不方便,就只好住在了闹市。

 

王源本来也是没有工作的,家里的产业有他哥来管理,他毕了业无所事事,整天在家弹琴画画写小说,一混就是三四年。他爸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老搞那些远离人间烟火的东西,容易搞成一神经病,多少还是要找份工作做做,接接地气,和社会正常接轨,这才让他去报社去当了记者。

 

现在报社倒是离不开他了。

 

这天他还是照例下楼遛狗,还没走出几步,就看见了王俊凯,对方胳膊上还挎着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王源牵着狗兴奋地上去打招呼,“王书记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是城市新报的记者王源,这是我家狗王嘟嘟。这位…是您夫人吧?”

王俊凯盯着王源,木着脸说了句:“不是。”

“噢~”王源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那您快忙去吧,咱们下次见!”

没想到王俊凯指了指王源,对旁边的女人说:“晴晴你今天先回去吧,我跟王先生有点事。”女人点点头,往车库走了,留下王源在风中颤抖,您一市委书记找我……有事?

 

女人刚走,王俊凯的表情就局促了起来,装模作样咳了两声才开口问王源:“你现在有空吗?”

王源还是一脸懵比,“有空是有空,不过您找我有何贵干?”

“没什么事,就是想约你去楼顶游个泳。”

 

王俊凯说他要回家换衣服取泳裤,让王源先去楼顶的泳池等他。王源游了好几个来回了,还是想不通这事情的鬼怪,难道现在官场已经如此腐败了,当官的不仅要包情妇,还要包情夫?

 

不过反过来一想,自己虽然感情历史丰富,却还没睡过市委书记,王源又觉得不亏。

 

正盘算着,一个黑衣人突然间窜进池里,溅了王源一脸水花。他抹一把脸,想看清来人是谁,就看见王俊凯穿着连体泳衣朝他游了过来,游到他跟前,气喘吁吁地盯着他看。

 

王源心想,这书记要不要这么饥渴,不会现在就要泳池play吧?还穿连体泳衣,这口味可够重的。

 

“你们当官的整天都这么闲吗,工作日就跑回家包二奶了?”王源身上光不出溜的,说话也随便起来。

王俊凯的俊脸上显出一丝不悦,眉头一皱,反问道:“你瞎说什么呢?晴晴不是我二奶。”

“不是老婆,也不是二奶,那是几奶?”

“你们这些当记者的咋都这样,怪不得除了八卦什么正经新闻都写不出来。”

“嘿,怎么还人身攻击上了,我可是写社会新闻的!”

“嗯。”王俊凯没再说什么,眼睛又落在了王源脸上。

王源和他对视了几秒,感觉有点臊得慌,忙把眼睛移开了。

“晴晴是我青梅竹马,我妈说我35岁之前找不到人就得跟她结婚。”王俊凯自顾自地说了这么一句,王源也没觉得奇怪,接话道:“都多大了,还听妈的。”

“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家里世世代代都当官,娶的媳妇也都是当官的女儿,从小就是这么培养的,你要是生在我家,你也得这样。”

王源撇撇嘴,没话反驳,于是接着问道:“所以那什么晴晴,是你女朋友咯?”

“不是,人家有男朋友,是个搞摄影的,家里不同意。”

“你们官二代活得可真累。”

“羡慕你们富二代。”

“羡慕什么呀,我哥活得比你还累呢,人的自由啊是自己给的。”

王俊凯听了这话抬起眼皮看王源,眼前这人其实原来比自己想得还要酷一些。

 

王俊凯在这小区住了两年了,每个礼拜最开心的事就是偶遇隔壁楼遛狗的男人,他不仅长得好看,活得也自在,他能跟任何一个邻居大爷大妈聊成一片,笑起来像个孩子。王俊凯对他着魔了,他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和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每天看他笑,而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公司职员,不用和一些快进棺材的人打交道,不用每天上班批文件,下班赴饭局,不用拿别人的钱帮他人办事,也不用花钱和时间孝敬上面的人。

 

如果他能走进那个男人的世界,生活会不会有一些好的改变呢?

 

“干嘛呢?”王源把手在王俊凯眼前晃了晃,“我好看也不用这么看吧?”

“要不要去我家坐坐?”王俊凯不易察觉地深吸一口气,问王源。

王源低头低头看了看自己裸着的上身,“不游泳了?”

“不游了,请你吃我做的饭。”

 

到了王俊凯家,王源真的就有点动心了,王俊凯家里被他整理得那么整洁,还透着一股隐隐的清香。王源生平最喜欢干净的人,一个人不论美丑,只要干净王源觉得性感,更何况王俊凯还长得那么好看。

 

他动心了,他真的动心了。

 

他慢慢走进厨房,看着王俊凯好看的背影,看入了迷。

他穿着白色的棉布家居服,腰间系着淡蓝色的围裙,腰很细,肩膀却很宽厚,穿着拖鞋的脚也很性感。王源有点呼吸困难,他三十一岁,还能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不管能不能得到这个人,都是他的幸运。

 

王俊凯炒着菜,感觉脑袋边上有个人影,转过头看见王源在看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王俊凯,你喜欢男人吗?”

怎么不喜欢,我很弯了。王俊凯在心里说。

王源见他不答,有些急了,凑上去要抢他的锅铲,被王俊凯躲开了。

 

“你问这个干嘛?”王俊凯假装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要是喜欢男人,就可以跟我结婚了,我家很有钱,和你家算是门当户对。”

“我家里看重的是对方的地位,你爸是什么官?要是有个区级以上的官位,我们家也能勉强接受。”

王源气得抄起案板上的黄瓜就打王俊凯的头。

 

【未完待续】

本文献给我的朋友陶少侠。


评论(6)
热度(55)
  1. 山水温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 温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