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月亮

你的出现爆破了悲哀

好想急死你(八)

甜哭了T_T

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我是王俊凯




何羽低头说要还我钱的时候,我蛮开心的,他这个人很奇怪,我们明明不熟,却又无法拒绝他。




我其实很生气,王源是一个很闹腾的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怕他把房顶给揭了,可是他真乖巧啊,在他那个朋友身边的时候,低着头,抿着笑,偶尔接过朋友的笑话,我用余光和耳朵像一个小偷一样监视着身后的两人,我发现他的朋友并不普通。




靠近了,才发觉他朋友其实长得很不错,是一个越看越好看的人,说话温柔,眼神也很温柔,特别是在看王源的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对王源有些宠溺。




这更让我生气,宠溺!他为什么要宠王源,他有什么资格宠王源!我握着拳头,忍着一股子莫名的怒气送何羽回家,何羽这人挺耿直的,我以为他开玩笑,真回家拿钱还我,前后不过几分钟,我觉得这个朋友不错。




我坐上回家的车,却又在楼底徘徊,期间我买了三个冰淇淋,可是没有用,我还是觉得很生气,天气变热,让我的甲状腺激素增高,我给我妈打电话,我说我今晚去王源那儿不回去了,我妈很放心,现在连叮嘱都没有了,好像王源家跟我家没差别似得。




可我没有去,我坐在小区的花园里,打着草稿,我该怎么问他呢,我总不能说,嘿,王源,我不喜欢你的朋友,以后你们别混一起了,还是,王源,你怎么能跟他去看电影,不跟我去呢。王源看中友谊,这样的后果无一列外都只能导致我们吵架,可我不想跟他吵,我想跟他好好的。




我坐上最后一班轻轨,我家到王源家需要将近一个小时,加上我在他家楼下徘徊的时间,王源给我开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们小心翼翼,不想吵醒他爸妈。




王源穿着一套粉色的兔子睡衣,我记得是他的单人站送的,卧槽!真特么可爱啊,真想搂进怀里揉一揉,估计躺在床上有一会儿了,头发乱糟糟的,却更显得俏皮,摸进他房间,我才发觉他脖子上带着我的玉兔,我突然就不生气,甚至忘记刚才盘算的小九九,我拉出红绳,摸着玉兔上面的温度。




我说,王源,你把我兔子养的好香啊。




王源腾地一下就脸红了,像被蒸熟的小龙虾,我想一口吞下去。




他估计看出我是来蹭睡的,熟络的去衣柜给我找睡衣,我好像有好几套睡衣在他柜子里,就更不用说衣服了,等我悄悄的洗完澡回房间的时候,我看见王源在做奇怪的事情,他不知从哪儿抱来一床被子,把床分成两份,他自己窝在一个被窝里,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眨着大眼睛望着我,说,王俊凯,好困啊,感快睡吧。




我特么的,刚刚忘记的怒气此刻如火山喷发,甚至顾不得还在滴水的头发,我走上床,一把扯开他的被窝,骑在王源身上。




我说,王源,我要有什么惹得你不高兴,你特么给我说出来,不用一边拒绝我,一边跟别人去看电影,要是不喜欢我跟你一块儿睡,也直说,老子又不是没床,回家睡一个样!




王源并不是好惹的,他起身,把我踹下了床,撞到他的玻璃矮柜上,一地的玻璃渣子,我常常笑王源的房间,紫色的床,小清新的柜子,加上落地窗旁的玻璃矮柜,一股子女生味,王源也不反驳,他说他妈喜欢这样的,就这样呗,男生计较那么多干嘛。




我们就这样成功的惊醒了他爸妈,王源看着我手臂上滑下的鲜血,吓得脸都白了,眼睛里还没出息的包着眼泪,我却突然很得意,也感觉不到疼了,只觉得开心,哼!知道心疼了吧,看你特么还惹我生气,还舍得踢我下床。




王妈以前是当过护士的,我也只不过是被玻璃渣子滑了一下,所以包扎也就没事了,王妈是疼我的,一边包扎一边吼王源,我说是我们玩呢,不小心的,王爸逮到了机会,终于控诉,说让你把源源房间弄的那么女生,看,出事了吧。可王妈只给了王爸一个白眼,等房间收拾好,他们回房间睡下后,我看着低着头的王源。




我说,好疼,王源头低的更低了,我们回房间坐在床上,看着他那副小模样,我又舍不得说他什么了,我说王源你给我过来,他这次乖巧了,我摸摸他的头,我说一点都不疼,傻子,就这种小伤口,哪会疼,放心,在手臂上的,穿长袖也看不出来的。




王源捧着我的手臂,像捧着他的棒棒糖似得,给我道歉,我叹了口气,看着桌上闹钟的指针已经滑向了零点,我躺下来说,我困了。




王源似乎还想裹被窝,我咬着牙,我说,王源,你特么是不是还想给我划一道口子,好,我回家!




王源慌了,赶紧把那床被子抱走,贤惠的整理好床上,躺在了我身边,关了灯我睡不着,我知道他也没睡着,我侧过头看着窗外的夜光打在王源的脸上,我问他,我说你为什么不跟我去看电影呢?




王源沉默了一阵,他说他们早约好了,说了,怕我生气。我说,我生什么气,你撒谎才让我生气,我说,以后都不允许跟我撒谎了,他说好。




又是好一阵沉默,王源突然问,何羽什么时候交的朋友。我想了想认识的时间,我都忍不住笑了,我说你信不信我和他今天刚认识的。




王源突然坐起来,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又躺下来,我被吓到了,我说咋了,王源说,他不喜欢何羽,一会儿他又说,王俊凯你是幼儿园的吗,新认识的朋友你就对别人这样好!




我跟王源交代了我多么的执着于我的酸辣粉,我的钱,王源冷哼,说,真的是你的钱重要?还是那个欠你钱的人重要啊?




我不懂王源怎么这么说,我说人有什么重要的,当然是钱重要啊,你不是想要校门口的那个高达模型么,我就差最后五十了。




然后,王源就变得好温柔,替我拉被子,还乖巧的躺过来,说,我又没让你买。我撇嘴,那是谁每次经过就嚷嚷,王俊凯,你看那个模型,好帅哦,好帅哦。。




夜很深了,王源嘴里嘟哝着伤口要怎么小心,要怎么给主页君解释,要怎么养着,我们慢慢的睡着了,我觉得这仅有的一天假期其实也不错。





补上前天没更的,待会再更一章,今天凯源好甜啊~_~



评论
热度(1099)
  1. 吃~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
© 温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