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月亮

你的出现爆破了悲哀

初恋


王俊凯直到现在提起自己的初恋,脸上依然带着甜蜜的笑。他说,我和初恋大多数亲密的事都是在厕所里做的。

中年王俊凯讲起话来絮絮叨叨,对面坐着他现在的爱人,漫不经心地听他讲自己年少时期恋爱的事。

王俊凯的初恋是他曾经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组合里的队友,王源。

青春期的王俊凯最忌讳别人说他跟王源恋爱是兔子吃窝边草。

有一回王俊凯放学和同学一起打球,中场休息的时候几个男生坐在球场上乱侃。男生们侃着侃着炫耀起自己的女朋友来了。有人说自己女朋友做的小蛋糕很好吃,有人带着宠溺的语气吐槽女朋友太粘人,只有王俊凯默不作声。一个隔壁班和他不是很熟的男生调侃地问他,该不是真的像网上传的那样,在和王源耍朋友吧?

王俊凯反问,“不行吗?”

隔壁班男生没轻没重地开玩笑说王俊凯太宅了,懒得找食,索性吃起窝边草来了。说他根本不懂软妹子的可爱。

王俊凯打断男生的话,阴沉着脸看他,“你说撒子?”

男生没看出王俊凯脸色不对,笑嘻嘻地回答,“我说你不懂软妹子的可爱噻~”

“上一句!”

男生抬起头看了看王俊凯的脸,黑的不得了,方知自己说错话,连忙把话圆回来,“我说你近水楼台先得月嘛,王源儿那么可爱,要是被抢跑了岂不是天大的罪过...”

王俊凯没再说什么,站起身走了。

他当然懒得和不清楚状况的人解释——他和王源在精神上有着怎样的共鸣,王源有多理解他,他又有多懂王源;王源的身体对他有着怎样的诱惑,王源有多少次在有外人的情况下悄咪咪吃他豆腐。

就算解释了别人也不见得懂,因为他们都不是王俊凯,永远得不到王源的爱和崇拜。

所以即使这么多年过去,王俊凯的人生经历几番波折和改变,他依然感谢那一年他能幸运地被时代峰峻选为练习生,幸运地遇见王源。

“那时候为啥要在厕所里搞呢?”听了半天故事的爱人问王俊凯。

还不是因为某人害羞呗。王俊凯想。

王源是个长相出众、活泼开朗、聪明可爱、天真善良、调皮好动的男孩子,王俊凯愿意把所有赞美的词儿用在他身上。王源卖起萌来比女孩子看起来更可口,担当起来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男子汉。王俊凯宠爱他,更依赖他。

恋爱中的王源非常害羞。

本来“害羞”在王俊凯这里也是个加分的属性,可这个属性却也实实在在地拖慢了他们恋爱的进度条。

王源身上有抖不尽的小机灵,镜头前会装小大人,私底下爱搞恶作剧,嘴快舌毒,很少有人能在拌嘴的时候赢过他。他唯一的软肋便是怕王俊凯在人前跟他肢体接触。王俊凯碰一碰,他耳朵就红了。再碰,脖子也红了。再想碰,王源就不干了,把王俊凯推得远远的,一个人害羞去了。

天蝎座的王源绝不可能是禁欲系,害羞也只是在人前。两人独处的时候,他不是卖萌打卷儿,就是主动上手撩拨王俊凯。

可惜他们独处的机会少之又少。

刚刚确认关系的时候,王俊凯的皮肤饥渴症已经到了晚期,整天对王源勾勾搭搭,摸摸挲挲。王源一方面渴望着和王俊凯的肢体接触,一方面又不想被人看见他们亲密的样子,纠结得不得了,情急之下想出个不太能见光的法子。

某天两人在公司训练,王俊凯半天没见到王源影子,挨个房间去找。最后找到厕所,一边走进去一边喊王源名字,走到里面猛地被一个人拉进隔间,锁上了门。

王源搂着惊魂未定的王俊凯,把手挂上他的脖子嘟着小嘴看他,见王俊凯发愣发个没完,便软软地催促起来,“快亲我呀…”

王俊凯低下头亲住王源的嘴,久久不愿撒开。

两个人亲了挺长时间,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了小马哥。小马哥邪魅一笑,笑出了他的虎牙,问他俩为啥挤在一个隔间里上厕所,是不是为了节约用水。

两个人都没说话,灰溜溜地走出了厕所。

即使是这样的机会,仍然少得可怜。

大多数时候他们依旧是曝露在日光灯之下的两只小鼠,一举一动都被“科学家”看在眼里,记录在长镜头下。

王俊凯不敢明目张胆地碰王源,便总要搞些小儿科的幺蛾子,以打闹为由来掩饰对王源的摸摸索索。

后来慢慢地王源开始不躲避王俊凯的触碰了,谈着恋爱又干不了谈恋爱该干的事,王源也很不高兴。王俊凯贴着他的时候,他也会假装没事似的靠过去和他蹭一蹭。有时仅仅是两条胳膊挨在一起,就让他们觉得很满足。

王源经常拿着手机向王俊凯抱怨。

“你看她们写的呀,什么呀!”

王俊凯凑过去看,然后认同地点点头,“狗屁!”

粉丝们写的同人文里,他们俩说亲就亲说抱就抱说搂就搂,还动不动就去对方家里过夜,这不是胡说八道吗?还写出门参加活动的时候他们俩单独睡一间房,那千玺睡哪儿呢?

忿忿不平过后,两个人又同时动着小心思,不约而同地寻找偷腥的机会。

没过多久组合又要去录制节目,三个人一起到外地。晚上和以前一样,三人睡同一间房。按公司惯例不是订一张King-size床三人一起睡,就是订三张床一人睡一床。这次订的是一张King-size.

两个人在千玺面前不算拘束。千玺话不多,却很会看眼色,见他们有要变身磁铁精的趋势,就会神速闪开,表情实力冷漠地拿出手机刷微博,等他们黏糊完了才凑上去把有趣的段子拿给王源儿看。

但怂包终归是怂包,他们俩除了靠在一起咬耳朵之外从来不敢干别的。

三个人疯闹了一会儿后千玺去洗澡了。刚听见浴室门关起来的声响,王俊凯便一把推倒王源,两个人在床上像接吻鱼一样亲得难舍难分。王俊凯嫌光亲嘴不够,又去亲王源的脖子,亲了一会儿,又掀开王源的T恤去亲他的肚皮。

王源脸红得像是被蒸熟的螃蟹,王俊凯趴在他身上呼哧呼哧喘个不停。

晚上睡觉,三个人三张被子,千玺把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样,只露出两只手一双眼睛在玩手机。另外两个人裹着被子也不忘要向对方贴过去,暗搓搓一厘米一厘米地挪。等到挪得足够近了,王俊凯偷偷把手伸进王源被窝里,一把被王源捉住。王源把他的手塞进自己衣服里,王俊凯摸着王源滑溜溜的后背,半宿没睡着觉。

上天还是眷顾这对小年轻的,也许是看够了他们别别扭扭的样子,终于给了他们突破进展的机会。

就是这天,王俊凯在王源家吃完晚饭,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王源妈妈留王俊凯在家里过夜。王俊凯嘴上说着给您添麻烦了,心里却早已波涛暗涌。

他上高中之后就没再去过王源家,不像小时候,每逢寒暑假要赖在王源家里好几天不回家。后来组合越来越忙,寒暑假没有几天是在重庆过,好不容易回来,又要去公司训练,练到晚上才回家。公司的车先把王源送回家,王俊凯在车里眼巴巴看王源下车,然后自己也被这样送回去。

这个暑假也快过完了,他们没有一天是在家中休息的。

这天中午吃完饭,王源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罢工了,怎么劝都不管用,说自己想休息一下午。公司的人亲眼目睹他们训练的辛苦,没说什么,就放王源和王俊凯走了。小马哥问他们要去哪儿,他送他们过去。

王俊凯说,我要去王源家玩儿,你送我们去他家吧。

吃完晚饭,两个人就着雨声在客厅里逗狗,王源每隔几分钟就要看一下手表。刚过九点,就嚷嚷着困死了,把王俊凯拉进了房间。

突然间有了这么私密的空间让他们独处,两人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王俊凯过去抱住王源,把脑袋凑进王源的脖子里使劲闻。他低声在王源耳边说,“幺儿,你也不小了…”

王源回答,“嗯,我也不小了。”然后轻轻推开王俊凯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两个人把自己脱得精光,跪在床上摸索对方的身体。窗外的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王源细小的哼哼声和雨声混杂在一起,把王俊凯的耳膜掀向高潮。

到底还是年纪小,像偷着做坏事的孩子,鼓足很大勇气也只是用手互相安慰了对方。

结束后王俊凯紧紧抱着王源,王源也紧紧抱着他。

“爽吗?”王俊凯轻声问。

“嗯。”王源点头。

王俊凯搂着王源躺下,直到睡前都在贪恋地不停摸顺着王源的头发。

听到这里,王俊凯的爱人有点不开心了。

“王俊凯,你老跟我提这些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就回忆一下。”

“嫌弃我了是吗?”

“这跟嫌弃你有撒子关系,就是觉得初恋的时候那些事挺有趣的。”

“再有趣你也回不去了。”

“为什么要回去,初恋就是初恋,保存在记忆里就好。”

王俊凯的爱人嫉妒心有点强,缠着王俊凯,让他承认初恋没有自己重要。

王俊凯被磨得没办法,只好抱住爱人,亲一下他的额头,轻声安慰道,“你最重要了,谁都比不过你,最爱你了。好了吧?”

爱人满意地点点头。

王俊凯在心里骂他,王源儿你这个傻子,什么初恋黄昏恋的,还不都是你吗?

评论
热度(39)
© 温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