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月亮

你的出现爆破了悲哀

【果酱夫夫】泡妞

 

陈秋实和蔡照在一块,讨论得最多的就是泡妞技巧。

 

 

陈秋实成绩好,颜值高,嘴巴甜,会撒娇。小时候有邻居家阿姨喜欢,长大了有女同学喜欢,拍完戏有女粉丝喜欢,现在还多了些同性的追求者。

 

听起来像是男神的人设。可他的恋爱史几乎是破碎的,差不多每段恋爱都以失败告终。

 

你可能不相信,但是蔡照信了。

 

“你啊,就是太爱较真,你跟女生计较那么多干嘛,她们根本不想跟你讲道理。惹人家生气了咱就服个软,说点好听的,人也就消气了。”

    

    “她们是消气了,我还没消气呢!”

    

“我可服了你了,就你这么笨还演姜小帅呢,你看人姜小帅多机灵,郭城宇那么鸡贼的都给搞到手了,你连个妹子都搞不定。”蔡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不是搞定你了么。”

 

“对,你也就只能搞定我了。”蔡照自然地揽过陈秋实的肩膀,把他搂紧。

 

陈秋实就老实待在对方怀里,待了一会儿想起什么似的笑着问蔡照,“你女朋友还那么爱吃醋呢?”

 

“嗨,别提了...之前还真没有,自从那次她自己跟网上搜了咱那写真花絮,就不淡定了,非问我跟你亲嘴的时候恶不恶心。”

 

“你怎么说的?”陈秋实乐得一抽一抽的,抬起头饶有兴趣地问蔡照。

 

“我说这有什么恶心的,我们那是工作,你别往那方面想。她不信啊,说你们两个大男人,长得也都挺好看的,嘴唇都是肉做的,亲了怎么能没感觉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女朋友太逗了...但是她说我长得好看这个我不反驳!”

 

“哎呦后来我又哄了半天,她说蔡照你今天必须承认跟他亲嘴的时候是恶心的,要不咱就说道说道你是不是喜欢人家,我天,你说女人怎么就这么不讲理呢?”

 

“那你就说‘恶心’得了呗!”

 

“可我真不恶心啊。”

 

    “你跟女生较什么真儿啊~”陈秋实学得倒快,把蔡照教的知识当头扔回去了。说完了又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安慰他说女朋友吃醋那是代表她爱你。

蔡照还在那边嘟囔着,“我真不恶心啊,你让我怎么说......”

 

 

戏已经拍完好一阵子了,大家出戏都很快,有活动参加活动,没活动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偶尔微博上虐虐狗,算是良性互动。

 

最开始蔡照还公是公私是私,把“演员蔡照”和“摄影师蔡照”两个账号分得清清楚楚,发个微博也及时切换。“演员蔡照”的日常是发合照虐狗,随便扔一张他和陈秋实的自拍,就能引起一片嚎叫。这些在他看来是例行公事。

 

蔡照心里清楚拍网络剧就是玩玩票,自己真正的心中所爱还是摄影。无论人气怎么样,不能丢了本心。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懒得换账号了,以“摄影师蔡照”的身份发许多“模特陈秋实”的照片。这些照片究竟是摄影作品还是虐狗产物,他自然也难分清楚。“演员蔡照”的账号终究是废弃了。

 

 

 

就算是拍完戏,陈秋实也总爱叫蔡照出来玩。

 

蔡照是他朋友里面最好说话的,晴天雨天白天黑天,只要陈秋实开口约,蔡照随约随到,有时候还去陈秋实家接他,两人一起去五道口。

 

陈秋实吐槽蔡照,“你老这么来接我,五道口不就失去中间点的意义了吗?”

 

“那咱还去五道口吗?”

 

“必须去啊,我还要吃那家西瓜冰呢!”得了便宜还卖乖是陈秋实的强项,蔡照从不和他计较。

 

 

蔡照这个人话不多,尤其废话不多。不像陈秋实的大多数朋友们,总爱絮絮叨叨讲自己身上发生的无聊事。他既不抽烟,也不喝大酒,他们俩出去十有八九都是去小清新的咖啡馆。喝着冷饮,闲扯几句,没话说就各自玩手机,末了还能欺负他给自己拍几张好看的照片。免费的。

 

所以陈秋实特别珍惜蔡照。

 

可惜蔡照爱好广交友,在他偌大的朋友圈里,自己可能只是个泛泛之交。每每想到这里,陈秋实就忍住叫蔡照出去的想法,转而找别的朋友去了。

 

 

 

这天晚上十一点多,蔡照在被窝里玩手机,正准备睡觉,女朋友的电话打来了。接起来还没说一句话,就被对方劈头盖脸地骂了,骂完便挂了电话。

 

蔡照被骂得懵懵的,努力回想自己做错了什么。哥一没变心二没出轨,三没联系你的假想情敌陈秋实,凭什么挨你一顿骂?

 

蔡照的女朋友之前一直是个温柔可人的女孩子,自从他接了这部戏,她骂街也是骂得很溜了。

 

蔡照很无奈,可对象生气了还是得哄,他又把电话拨回去,耐心问清楚原委。女朋友让他去看微博评论,这一看什么都明白了。

 

【陈某人的停车造诣登峰造极啊。】

 

    不过是蔡照下午发的一条微博,这里的“陈某人”原是指他女朋友,女朋友姓陈。但是粉丝哪知道,看见“陈”字就炸锅了。风风火火炸了一晚上,炸出来的火星子崩到人家正牌女友了,人能高兴吗。

 

这时候蔡照和陈秋实已经有一阵子没联系了,摸着良心说话,他发这条微博的时候真没联想到陈秋实。问心无愧,和女朋友解释起来也硬气。

 

“宝贝儿你看,你姓陈,陈秋实也姓陈,这姓是爹妈给的,不小心跟你撞姓了,他也没办法不是...”

 

女朋友哪里有心情听他解释这些,“啪”地一声又把电话挂了。

 

蔡照郁闷了,他老教陈秋实泡妞技巧,怎么自己的技巧倒是越来越不行了。

 

 

 

没几天,蔡照接到了陈秋实的电话,对方神神秘秘地说要请他吃饭。

 

两人在五道口碰面了,吃的火锅。

 

陈秋实一个劲儿往蔡照盘子里夹肉。蔡照海鲜过敏,陈秋实连个蟹棒都没点,桌子上满满当当都是肉。

 

蔡照吃得甚爽。一个从来不给人夹菜,只会把自己不爱吃的东西扔别人碗里的人,居然在给自己夹肉吃。这不是一顿普通的火锅,这是人生赢家的火锅啊。

 

陈秋实喝上几杯啤酒脸就开始红了。

 

“照照你知道吗,我看上一个人,你可得帮帮我啊。”

 

“还好意思说呢,你这徒弟怎么当的,学艺不精还不勤奋,师傅连你这人影儿都看不着。”

 

“你朋友太多了,我都不好意思找你。”

 

“哟,学会跟我客气了,你这是寒碜谁呢?”

 

“就说你帮不帮我吧。”

 

“先把你看上那人照片给我看看,师傅帮你把把关。”

 

“真的...特好看。”陈秋实红着小脸翻手机,把照片拿给蔡照看。

 

“我擦!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哪儿弄的这么好看的妹子?”

 

“我一小学妹。我这儿还没成功呢你先别大惊小怪的,你可一定得帮我啊,事儿成了我砸锅卖铁请你吃顿好的。”

 

“真要是成了你也别拿吃的糊弄我了,献艺都不成了,献身吧。”

 

“咱俩谁跟谁,谈什么献身不献身的,你不要我都上赶着给呢。”

 

    “少贫!”

 

 

 

陈秋实如愿混进了蔡照的朋友圈。蔡照的朋友们个个都特佩服陈秋实,他们不明白这哥们怎么就敢对蔡照呼来喝去的。蔡照也真不生气,对陈秋实那是百般温柔,看得他们瘆的慌。

 

他们猜陈秋实他爸是当官的,家里特有钱,文艺青年想要出人头地当然要有个靠山,于是他就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了陈秋实。

 

    这么一来蔡照的朋友们也开始对陈秋实这个“官二代”讨好起来。

 

陈秋实特别开心,不知为何突然间受到了拥戴。他们管蔡照叫照哥,而他是照哥的大哥,

走到哪里自带威风和霹雳特效。

 

 

 

陈秋实看上的那位小学妹着实是个美女,不是后天打造的,纯属底子好那种。又是个文学咖,骨子里傲慢得很,根本看不上陈秋实这种非主流小黄毛。

 

蔡照说,你要投其所好,吴所畏都知道把池骋大学专业的必读书目通读一遍,你也得付出努力呀。

 

陈秋实心想有道理,一狠心在亚马逊买了十多本书,到货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双手沾满了书香气,高高兴兴地给蔡照打电话求表扬。

 

蔡照问他,你都买的什么书啊。

一听书名蔡照就上火了,估计这货买的全是网站推荐。人家姑娘读的是文史哲,这厮读了理财和心灵鸡汤去和人交流,不是擎等着人家跑得更快躲得更远吗。

 

蔡照不想打消陈秋实的积极性,先让他把《小王子》读了,过后再帮他选其他好书。

 

 

陈秋实很听话地读完了《小王子》,又把蔡照发给他的书评看了,这才敢去勾搭学妹。

 

果不其然,以《小王子》为话题搭讪,学妹很快便回应了。

 

【你觉得小王子的孩子气和他的孤独矛盾吗?】

 

陈秋实看完这本书不能说一点感受都没有,但他天生语死早,努力搜刮脑袋里的词汇组织语言也说不出深刻漂亮的句子。

 

[不矛盾吧,小孩子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小孩子很复杂咯?】

 

[也不是复杂,就是说他们也会想很多事情,只是和大人想的不一样而已。]

 

【怎么不一样?】

 

[小孩子没那么功利吧...]

 

等了半天,小学妹没有再回复。陈秋实想不出自己的回答哪里出了问题,一丝挫败感冲向他的脑门。

 

到底差在哪儿啊,书也看了,书评也看了,就差没写一篇八千字的论文了。陈秋实一着急一上火杀去了蔡照的家。

 

 

蔡照见他这么快就碰了钉子,憋不住笑,“哎...这文学素养不是一朝一夕能养成的,你得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蔡照一边安慰陈秋实,一边把咖啡豆扔进咖啡机。

 

他家这个咖啡机自打买回来就没怎么用过,他自己平时也只喝速溶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老想在陈秋实面前露两手。

 

“你说我都快毕业了,为这么个小学妹浪费时间值吗?”

 

“你问谁呢,看你喜不喜欢呗~”

 

“也没喜欢到什么程度,就觉得她长得挺好看的。”

 

“长得好看的人多了,你见一个喜欢一个啊?”

 

陈秋实想了半天。

 

从小到大他交的女朋友要么特好看,要么特听话,时间久了不是“特好看的”嫌弃他了就是他嫌弃了“特听话的”。谈恋爱很心累,但是又不能不谈,年纪轻轻不谈恋爱可是会枯萎的。

 

拍《逆袭》的时候,陈秋实已经空窗有一段时间了。不知是太久没恋爱,还是剧组腐气太重,和蔡照一起对戏拍戏竟然让他产生了恋爱的感觉。

 

剧本里蔡照的戏份特别少,要说是入戏了也说不过去。何况陈秋实是专业演员,再入戏也不至于两三集就跟对手戏演员产生感情。

 

问题还是出在他和蔡照私底下的相处模式上。

 

陈秋实觉得蔡照像一只忠心耿耿的大型犬,在剧组蔡照的活动范围以他为中心方圆不超过两米。后来剧组的工作人员也吓到了,问他“照照你怎么了,怎么离不开秋实了,说好的高冷呢?”

 

蔡照露出迷之酒窝,不说话,墨镜后的小眼睛弯成一条弧线。

 

晚上他们俩睡一个房间,陈秋实看蔡照还是戴着墨镜,就让他摘了,蔡照很听话地摘了。陈秋实满意地去洗澡。出来的时候看见蔡照拿着吹风机在床上等他,吓了一跳。

 

“你不是吧?吹上瘾了?这儿又没镜头在录!”

 

“什么镜头不镜头的,湿着头发睡觉不好。”

 

“现在先不睡,我刷会儿微博。”

 

“你刷你的,我吹我的。”蔡照不戴墨镜的时候表情特别严肃,陈秋实看着他拿吹风机的样子突然脸红了。

 

蔡照见他不再拒绝,便把他拉到床上坐着,轻轻拨着他的头发吹起来。

 

 

陈秋实坐着,蔡照站着,陈秋实的眼睛刚好对着蔡照的裤裆,一时间不知道看哪儿好,索性把眼睛闭上了。蔡照看见他闭眼睛还以为他挺享受,于是天天都定时定点地帮他吹头发。

 

有些人对你好会让你觉得负担,有些人对你好会让你成为习惯。他就是这样习惯了蔡照。

 

 

 

 

陈秋实被咖啡香勾过去,站在蔡照背后小狗一样东嗅嗅西嗅嗅,“好香啊!文艺青年就是不一样,像我也就喝喝速溶的。”

 

“这咖啡喝的就是一气氛,把速溶咖啡撒杯子里,再倒上热水,一共两步就完活了,能喝出什么气氛,好东西就是要等。”

 

陈秋实撇撇嘴回到沙发里窝着,看蔡照忙前忙后的样子看出了神。

 

蔡照喊陈秋实过去,让他把冰箱里的面包拿去切了。才打开冰箱门,听见有人敲门,陈秋实趿着拖鞋开门去。

 

门外一个女孩,长得高挑又秀气,陈秋实打量一番想都没想就问“您敲错门了吧?”

 

女孩笑着说,“我找蔡照。”

 

 

 

陈秋实第一次见蔡照的女朋友,内心竟冒出一丝可疑的心虚。

 

女朋友也是第一次见到假想敌本尊,对方在她面前拘谨又害羞,倒让她不好意思再酸了。三个人围着坐,气氛格外温馨。姑娘熟门熟路地去冰箱里拿了面包,切好装在盘子里端过来给陈秋实吃,陈秋实红着耳朵拿了一片,连声说“谢谢谢谢。”

 

蔡照破天荒地感到有些不自在,把姑娘和陈秋实丢一边,自己去鼓捣咖啡。

 

这边两个人寒暄几句,便没了话说。姑娘主动提起了他们的网络剧,夸陈秋实演技不错,夸他的小呆毛可爱。陈秋实说没有没有,网友都说我是里面演技最烂的。姑娘又说你颜好啊,颜好就是正义。

 

 

陈秋实不知道说什么好,习惯性回头看蔡照,蔡照正巧端着咖啡过来了,先递给女朋友一杯,说,“你可别夸他了,夸多了他容易飘。”

 

简单一句话,又好像表达了亲疏远近。女朋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嘴里的咖啡也格外苦。又坐不一会,就跟蔡照说她该回家了,转头冲陈秋实笑笑,叫他慢慢坐。

 

女朋友走后两人谁都没谈论什么,蔡照也没提陈秋实的小学妹。本是来讨教泡妞技巧的,却让两个人喝着咖啡吃着面包,聊着新款手机游戏打发了时间。

 

天黑了,蔡照在他卧室的迷你摄影棚里给陈秋实拍了几组照片,说修好片发给他。

 

陈秋实要走,蔡照拿着车钥匙跟出去。

 

陈秋实看他一眼,又低下头说,“不用你送。”

 

蔡照楞了下,说“好,那你小心点。”

 

 

 

陈秋实回到家洗了个凉水澡。打开电脑,把蔡照以前给他拍的照片来来回回看好几遍,又把他和蔡照的写真花絮找出来看,看完花絮再去B站上搜他们俩的饭制视频。

 

陈秋实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为什么蔡照的女朋友那么美他还看人家不顺眼。

 

为什么超级想在人家女朋友面前宣誓主权。

 

为什么看见女朋友很自然地翻他家的冰箱心里那么不舒服。

 

为什么对美丽的小学妹不那么上心,去找蔡照的次数却越来越勤。

 

为什么每次去蔡照家都不爱走,赖在沙发上不想起来。

 

为什么听见蔡照的妈妈客气地夸他几句心里就美滋滋地要冒出泡来。

 

为什么看见蔡照同时面对自己和他女朋友时不自在的样子就心疼得有些想哭。

 

我没疯,我只是喜欢蔡照。我知道他也喜欢我。

 

陈秋实聪明伶俐的小脑瓜很快就捋顺了思路,可马上又陷入更深的纠结。

 

我和蔡照都是男生;

 

蔡照和他女朋友还没分手,如果表白我就会变成小三;

 

如果不表白蔡照就不会知道我喜欢他,我们就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蔡照也有可能不喜欢我,我只是自作多情;

 

就算蔡照喜欢我,也不见得会和我在一起;

 

就算我们在一起了,也不见得会一直在一起。

 

那我还要告诉他我喜欢他吗?

 

陈秋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纠结,翻到后半夜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他想叫蔡照出来吃饭,顺便把这件事说了。拿出手机突然又做贼心虚有点不敢打。犹豫半天,终于决定先去蔡照家,看情况看气氛再决定和不和他说。如果蔡照也表示喜欢自己,就顺便在他家把事儿办了。谁先告白谁是攻,不信我攻不死他。

 

一到蔡照家,陈秋实傻眼了。给他开的门的是蔡照的老妈,说蔡照旅行去了,昨天半夜就走了。

 

问去哪儿了,答曰去青岛了。

 

陈秋实有点生气,一个电话摇过去。

 

对方接起来便问,“宝贝儿,怎么了?”

 

“叫谁宝贝儿呢,我陈秋实!”

 

“我知道啊。”

 

“你出去旅游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我一大早去你家找你你妈才告诉我你走了!”

 

“对不起啊,这次出来得急。”

 

“急什么啊急,躲谁呢你?”

 

“躲我女朋友。”

 

“......”躲你女朋友?不是躲我吗......陈秋实有点懵。

 

“对不起啊,回去再和你说。”

 

 

蔡照草草结束了通话,长吁一口气,还是没能吁出心中的郁结。

 

一旁坐着的蔡照的舅妈和表姐关切地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

 

蔡照说,没有没有。

 

 

前一天晚上女朋友给蔡照打电话,说想和他拍情侣写真。

 

蔡照说,你要是想拍照我帮你拍,情侣写真什么的就算了。

 

女朋友说,可是我想和你一起拍啊,单拍我自己有什么意思。

 

蔡照说,我一个摄影的还要去影楼让别人拍照,怪别扭的。

 

女朋友急了,说你和陈秋实拍写真怎么不别扭呢?!不管,明天一早我去找你。

 

 

蔡照是个怕麻烦的人,为了躲掉麻烦他甘愿做一个渣男。

 

来青岛是临时决定的,他最近一直想拍拍海。下了飞机才想起自己的亲舅舅家就在这里,忙奔去舅舅家解决食宿问题。

 

舅舅家的表姐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看了他拍的网络剧。谈起剧里的姜小帅,一脸坏笑地说他太有艳福,语气里透着浓浓地腐女味。

 

 

表姐刚失业,闲在家里没事做,问蔡照要不要她带他去看看海。

 

蔡照说,好啊,我来就是为了看海。

 

一到海边蔡照便想起了陈秋实,陈秋实说他没看过真正的蓝色的大海,从小到大只看过秦皇岛的黄泥巴汤。

 

青岛的海也并不清澈,又刚好赶上阴天,海面一片阴沉沉的黑。

蔡照拿出照相机,一边拍海,一边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和陈秋实一起去看看国外的海。

 

表姐坐在礁石上,叫蔡照过去。“眼睛看的比拍到的好看多了。”蔡照便过去和他表姐一起看海。

 

“怎么着,和女朋友发生不愉快了,躲着人家呢?”

 

蔡照没吭声。

 

“有问题解决问题,躲人算怎么回事啊。”

 

蔡照的这位表姐从小心直口快,小时候和蔡照关系很好,蔡照高中谈恋爱的时候还经常向她请教感情问题。后来她嫁了个青岛男人,和舅舅舅妈一起搬去青岛住了。

 

“姐,你说我会不会是同性恋啊?”

 

“喜欢上陈秋实了?”

 

“嗯。”

 

“甭管你喜欢上谁了,都别耽误人家姑娘。心里有别人还跟人家这么继续谈着,不好好解决问题,还老躲着人家。蔡照我记得你不是这种男生啊。”

 

“我和她谈了好几年了,她挺喜欢我的。”

 

“你们男人就是太自大了知道吗,没有谁地球都照样转,以为姑娘离不开你是吗?其实离开你人家照样能活得好好的,反倒是你现在这个三心二意的样子挺不像个男人!”

 

 

表姐到底是比他更了解女生,蔡照当天晚上就收到了女朋友的分手短信。

 

女朋友在短信里说,人是自私的动物,当我感到你不再像以前那么喜欢我的时候,我就没那么喜欢你了。

 

蔡照把短信给他表姐看,表姐笑着揶揄他,“这回高兴了?可以一心一意爱你家秋实了?”

 

蔡照一脸严肃地说,“我家秋实也够我操心了,我们俩都是男的,麻烦事多着呢。”

 

“少年,路还长着呢,走上这条路一般是没法回头的。你呀先做好第一步,回家多补补GV,涨涨姿势吧。”

 

 

 

蔡照回北京了,被陈秋实叫回去的。

 

陈秋实说他排了个舞台剧,叫蔡照演出那天去当他的亲友团。蔡照屁颠屁颠地去了。

 

陈秋实问蔡照上次给他拍的照片修没修好,怎么还不发过来。蔡照屁颠屁颠地发了。

 

陈秋实租了个公寓打算从家里搬出来住,叫蔡照帮他搬家。蔡照屁颠屁颠地帮着搬了。

 

虽然东西不多,两个人都收拾妥当后还是累得够呛。小公寓里,除了两把凳子,只有一张床,陈秋实叫了外卖,两个人坐在床上端着饭盒吃得狼吞虎咽。吃罢把饭盒一扔,双双躺倒在床上消食。

 

“听说你和女朋友分手了。”

 

“嗯,她说要成全我们俩。”

 

陈秋实耳朵红了,嘴上还是不老实,“我也没说过喜欢你啊,犯得上说是成全吗?”

 

“哦,那我喜欢你还不成吗?”

 

陈秋实红着脸不吭声,蔡照把头探过去亲他,亲完嘴巴又往下亲,嘴边的油蹭了陈秋实一脖子。陈秋实处女座洁癖犯了,推开蔡照让他先去擦擦嘴。

 

蔡照擦了嘴,回来继续亲他。

 

陈秋实喘着气让他去楼下的保健品店买作案工具。

 

蔡照是个怕麻烦的人,陈秋实在他这么深情的时候让他下楼买工具,他还是屁颠屁颠地去了。

 

End.

 

 

 

 

 

 

 

评论(2)
热度(59)
© 温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