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月亮

你的出现爆破了悲哀

为了饭(37)

算你狠T_T

小青她不是蛇:

这是打榜后才能看的一章:)


37. 忘记甜怎么说了


王俊凯他妈见他退烧了,就端着碗清粥到床边。


王俊凯不饿,又不能不吃,一碗粥快见底时他妈开了口,“不是去找王源了吗,怎么搞发烧了?”


王俊凯僵硬了面部表情,并没回答。


他妈从他手里拿过碗,“你是不是最近交了女朋友?”


 


“没。。。我对女的不感兴趣。”


他妈一句话也没说,端着碗走出去,开了门又折回来。


“你再几天就要去法国了,别出门,在家呆着快把病养好吧。婚姻的事妈不催你,慢慢来。你这辈子还长着呢,好日子都在后面等着,现在走了错路再绕回来,来得及。你正事上我向来放心,别做傻事。送你出去是让你多看看,不是让你去胡乱学坏的。”


王俊凯依旧绷着脸,也不知目光放到了哪里,不回话。


他妈看他一眼,终究是心疼,走的时候替他带上了门。


 


王俊凯给手机充上电,什么消息也没。他觉得无力,生理上的、心理上的。往下趟时头会痛,他开始去想一些事情,比如王源到底伤了哪儿,这会儿疼不疼,多久才能好;比如家里什么时候会放他回加拿大,他回来后自己是不是已经开始工作了,所以说到底还必须守着市中心那个公寓,房子跑不了,他到时候好找。 


 


也会生出一些别的想法,比如王源再回去念书时,心里还会有自己吗?会不会直接被安排着结了婚才出来?或者说,等王源回去的时候,自己会不会已经移情别恋了?在他的这场等待里,时间长短与结果好坏均是未知。人会变,如果王源家三年后才放他出来,那时的自己会不会早换了口味,只想结婚生子或者在事业里拼搏?


 


不会的。不会的。王俊凯皱起眉,即便这些逻辑上都成立,可现在他躺在床上,想王源想得脑仁疼,三年也好五年也罢,他等得起,至于王源。。。


 


是啊,王源。。。他管不了王源,也没资格要求王源始终如一。一番思索下来,最大的变量,竟是王源。


 


他又把手机打开,在朋友圈微博QQ都更新了一条,


【不管你能不能看见,我在等,我会等。】


 


王俊凯他妈请了假,说等他周四离开再去上班。他那几天哪儿也没去,本来和王源约着走前再去大吃大喝一通,再去KTV唱到嗓子红肿,再去影院随便找个国产片看看,再去彼此中学校园逛一逛。。。


现在也没有出去的必要了。


 


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在家窝着也无事可做,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发呆。他妈有时候进来,说你该走了,法语怎么样?他就拿出法语课本看一看,也去找一些法国电影,看不进剧情就听声儿。看那些单词对话时,他想起来几个月前他第一次学这章的内容,动词变换得让人头疼。


他坐在餐桌前抄动词变位,王源吃着橙子从沙发那儿走过来,往他嘴里塞了一瓣。


 


“甜吗?”


“甜。”


“请用法语回答我。”


“。。。忘记甜怎么说了。”


“诶诶我看你是学得用脑过度,”他把手上最后一瓣填进自己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来来来,源哥带你打盘游戏换脑子。”说完满是橙汁的爪子就扒到王俊凯肩膀上。


“。。。我这明天上午就小考,这会儿状态还不错,你让我把这章背完。背完我就做饭,你想打我们可以晚上打。”


“我想吃J家的冰淇淋蛋糕,特别想吃。”


“好啊,一会儿去给你买。”


“太冷了外面,算了,懒得去。”


“没事,你在家呆着,我去。”


“那回来不就化了吗?那么远。”


“不会。你作业写完了吗?”


“。。。那个周四才due。”


“赶早不赶晚,去吧先动笔写,我把这一章给看了。”


“。。。。。。”


“去不去。”


“。。。。。。”


“王源儿啊你想,作业你早写晚写都一样,早写就早轻松,万一周三有事写不了呢?这个课作业比重没多大,但期末占了50%吧?作业你不自己认真写,就没法好好练题,期末怎么办?你跟我在一起了,再去重修,那不是显得我这个tutor水平不够吗?而且啊你现在自己动脑子学,等。。。”


“我去我去我去。”


 


王源转身回屋,王俊凯看着他的背影想,说得多又不开心了,一会儿得买个大蛋糕。


 


后来他穿上外套开车去买,出门时王源也没理他,有些赌气地在卧室做题。那家店往返要四十分钟,雪天路滑也不敢加速,王俊凯怕冰淇淋化,就关了暖气大开窗户。到家后他和冰淇淋摸起来没什么温差,王源眼都急红了说你是不是有病?


王俊凯说我连喷嚏都没打你急什么?


王源还没来得及回,王俊凯就正对着他的脸,阿嚏一声。


 


后来王源去厕所洗脸,王俊凯切了蛋糕搁在餐桌上,去给自己煮姜水,边煮边笑。


 


 


 


周三他把行李收拾好了,本来就没打算带多少,有半箱是说好了要留着给王源装零食。王源说王俊凯不懂什么好吃,他要自己买,王俊凯说那多费事儿,运到你家你再给我,不如我订。王源说你知道什么是白色恋人吗?王俊凯说,“3月14?”王源说你省省吧,我自己买,买着想着,想着买着。


“那你可以把地址填成我家,我一起给你打包。”


“你懂什么,好多是用冰袋装的,保质期短的我这几天先吃,剩下的再带出去。”


按照王源的小算盘,那些零食应该最晚上个周六到,这会儿他也该开车把剩下的送到王俊凯家了。


 


王俊凯叹口气,合上箱子去洗澡。把洗发膏挤在手心里,他又想起王源非要在家放两瓶不同口味的洗发水。


“你不想跟我用一个味儿吗?”


那人笑嘻嘻躺在他大腿上,长胳膊一伸就揪住他的头发,捏在指尖,“你不懂,这叫保持新鲜感。要不然你闻着我跟闻自己一样,时间长了别再硬不起来。”


“硬不起来?”王俊凯俯下身子,用该剃的胡扎去蹭王源脸颊,“路遥知马力,日久。。。日久了,你就知道了。”


“流氓。”


“谁先流氓的?”


“你这是猥亵无辜少年。”


“少年你今年二十几了?”


“那也比你年轻。”


“你的意思是,我特别老是吧?”


“是。”


“好对不起,我太老了。”话音没落他就去挠王源的痒痒,王源在他腿上躲来蹭去,突然感受到身下变化,就不动了。


“我觉得我有必要回卧室好好闻闻你的洗发水味儿。”


“闻。。。闻啊,喜欢的话源哥赏你了。”


 


重庆的夏天,不比T村常年寒冷,洗澡用稍温的凉水就够了。水从花洒喷在头发上,沿额头鼻梁唇瓣下滑,就像冬天里王源在外面使坏,一根手指撩他,点了火又跑走。


 


 


晚上他妈做了一桌子菜,王俊凯埋头吃,他爸给他也到了一杯白酒。


“来,咱爷俩碰一个。”


王俊凯不常喝白酒,一杯下肚喉咙在烧。


“你这次回去,下次什么时候回家?”


“不好说吧,再读半年也毕业了。”


“你这毕业了有啥打算,还想读研吗?国内现在,就我了解,也是缺你们专业的优秀人才的,这个市场呢也越来越大,你不喜欢回重庆的话,香港那边也很不错嘛。”


“我还是打算留那边。”


“在你们市找工作吗?还是去别的地方。”


“先在T市找吧。”


“我听说K市才是金融中心啊。”


“恩,是。”


“那边比你们城市也大,生活上也便利,不考虑去那儿吗?”


“T市我好歹也呆了这几年,人脉都在,容易些吧。”


他爸明显不吃这一套,有些探究的看着他,王俊凯只好又补充一句,“先找找看吧,将来也可以跳槽,再去K市。那边生活压力也大一点。”


 


他跟父母说会打出租去机场,半夜两点起太早了,让他们不要管。


凌晨三点半他到了机场,这个时间点飞的不多,入关后心里空落落,想起之前王源那么激动,说你去了就好好读书,源哥呢陪读,任务轻,可以在咖啡店坐坐,看看帅哥美女,喝喝拿铁尝尝马卡龙,哦对还有法国南部的手工巧克力我跟你说。。。


 


他走到登机口,几排椅子上只松散地坐了六七个人,最里面那排有个男生。


背影看上去和王源一模一样。


就连那件短袖。。。


 


王俊凯不知道自己迈步走过去时心里在想什么,是激动还是恐惧,是祈祷王源笑着说走走走去法西斯,还是担心他泪眼婆娑说王俊凯啊,我们还是算了吧。


 


他还没缕清自己的心思,就已经站在了王源面前。


王源眼睛肿肿的,肿成了单眼皮。他抬头看向王俊凯,然后站起身,抽抽鼻子,又清了清喉咙。


“我来给你送机。”


王俊凯松开了随身小箱子,用力把王源箍在怀里。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感觉一周没见王源瘦的吓人。


就这么抱了好一会儿,谁也没吭声,王源呼出的热气浸在王俊凯胸前,像是一把火,把王俊凯那颗心烧的稀巴烂。


 


他的声音混了哭腔,从王俊凯胸腔的地方闷闷传出来,“我手机被收了,他们可能要给我一部老人机。”


“没事。没事的。”


“我。。。我还是要回去的。你等吗?”


“我等。”


“你半年后就毕业了,但我估计那会儿还回不去。”


“那刚好,”王俊凯笑着,却说出了哭腔,“你回来后我就领工资养你了。”


“我不要你养。你别拿自己当牲口。要是你生病了谁给你端水送药?”


“好。。。”


“你不一定要留在T村。我又不傻,怎么会找不着你,什么年代了。我很厉害的好吗,我可以黑你微博。”


“好。”


“要是别的地方有合适的工作你就去,别换手机号就行。”


“你背的住?”


“你当我傻啊?”


“傻子。”


“你不许喜欢别人。”


“好。”


“。。。要是我一年。。。不是,两年,要是我两年都不出现,你。。。你可以去喜欢别人了。”


“我等你。”


“。。。。。。”


“王源,”王俊凯把他从怀里捞出来,看着他哭红了的眼睛问,“我等得住你。两年等得住,三年等得住,四年五年也等得住。但是,四年、五年。。。你给我等吗?”


王源还没回答,王俊凯先开了口,流下一行泪,“两年、三年,你给不给我都等。再往后,你不给,我就不再想了。只要你给,我就等。你给不给?五年后我26,王源,你给不给我等?”


 


王源哭得眯起了眼,使劲儿点头,“我给你等,我给你等。”


 


“好。那我就等。”


 


未来多难测,总要走下去。但只要你陪着我,许一个不够理智且过分幼稚的愿,我就敢签字画押,用不足一年的厮守,许两千天的等待。。


愿望达成是心诚则灵,愿望破灭也算是一声不如人意的回响,好歹有个结局。


 


 


“该登机了,你进去吧。”王源咬了咬嘴唇,拂开王俊凯的手,“别亲我。也别碰我了。你赶快走别回头。”


“我想拉你一起上去。”


“私奔吗?”


“是啊,私奔。”


王源低头看球鞋,和王俊凯脚上那双一黑一白情侣款,“可是我不行。。。”


王俊凯用拇指去揩王源脸上的泪,“我知道。”


“你走吧。”


“好。你回去会有事吗?”


“不会。他们睡了。”


“你身上有伤吗?”


“你看不出来啊?想什么呢,我又不是我妈充话费送的。”


“我倒希望你是充话费送的。。。”


王源听见这话,声音又变了调子,“你别说了。”


“那我走了。”


“恩。。。”


“王源,你再看我一眼。”


 


王源抬起头,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那双狭长的眼睛里。


王俊凯伸出手又收回,最后一字一句跟他说,“我不喜欢别人。那你呢?王源,你只喜欢我吗?”


 


“我还喜欢火锅。”


 


“。。。。。。”


 


“我只喜欢你,我也只喜欢过你。”


 


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都很小,大概只够对方听到,周围的乘客还是从一开始就往他俩那边看,这会儿有个小姑娘机也不登了,拎着箱子站在五米外看。


 


“我不亲你了。亲了我就走不了了。”


“对啊我都说了,赶快走赶快走。”


“好。”


 


王俊凯拿出护照,转身后又转回来,“王源儿,我真的可喜欢你。”


 


然后他头也不回走了,感觉自己从没走过这么长的廊桥,永远走不到尽头一样。


 


王源身上没多大伤,不过是那晚膝盖跪肿了,现在走路一弯曲就疼。他怕王俊凯看出异样,特意提前三小时来机场坐好,赶巧王俊凯嫌一人候机触景伤情,特意来得晚。王源见他消失在视野里,怕父母醒来,不等飞机起飞就慢悠悠往外走,从背影上看很是可怜。


 


王炎见他上了车连忙打火,“现在安心了?”


王源头往后仰,闭着眼靠在椅背上,“他说,如果我愿意,他可以等我五年。”


“你觉得他是哪种人?”


“他?真会傻着等五年的那种人。”


“你怎么说的?不会说你愿意了吧?”


“我说我愿意。”


“你是真喜欢他吗你?”


“恩。特别,特别喜欢。”


“王源你没事儿吧你?你不还打算老老实实做好儿子吗,那跟他能有什么结果?什么结果都没,你让人家等你五年?”


“我等他那会儿都想好了,不耽误他。但他看着我问的时候,我还是。。。我真的不行。”


“那你到底怎么打算的,人不能太自私。。。。”王炎顿了顿,又轻笑起来,“不对,你打小就是个有主意的,我不信你真没打算。”


“算是有吧,但还没谱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成,你问我也说不出什么。”


“你有我就不问了,怕你将来后悔而已。你既然有打算,我就放心了。能不能成,靠不靠谱还是后话。只要你有这份心,就不算耽误人家了。”


“你知道吗,在他认识我之前,我都已经喜欢他一年半了。”


“长得很帅吧?”


“恩。特别帅。”


 


王炎扭头看他,王源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盯着前面的路,眼泪刷刷往下流,“喜欢装酷,其实特别容易害羞。”


“我不问了。你睡一会儿吧。”


 


 飞机起飞那一刻,王俊凯闭了眼,手放在身旁空位上。












昨天还没怎么呢你们就喊虐,啧啧。

评论
热度(1486)
© 温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